感恩母親節

5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是母親節。很多女孩不想變成母親的樣子,至少我就是如此,一直以來都和父親關系更好,性格也更似父親大大咧咧爽快義氣。印象中母親是安靜的、羞怯的,默默的準備好飯菜,默默看我離開的背影。我曾以為自己和母親截然不同,如今卻發現自己越來越像她,尤其自己也為人母后,這種相似性更加明顯,正如《東京塔》中的那句經典臺詞:“我曾以為,我永遠不會像她?!钡刀缔D轉,我們又走回了來時的路

養兒方知父母恩,做了母親后的我仿佛才能更加理解這份安靜的愛。記得剛生完孩子我是亢奮的,被推出產房時門外守候其他產婦的父母看到我都說,“哇這個產婦的精神頭好好啊”。是的,終于生出來了,我當時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我終于生出來了,大快人心!然而產房出來進病房里休養,母親一進門便喚著我 “丫頭,好痛吧,肯定痛死了,哎喲……”她不停的小聲嘀咕,惹得我眼淚漣漣。連我都在為新生歡喜而忘了自己時,母親卻在替我記著我的疼痛。

往后在帶孩子的日子里更是深感不易,母乳的小朋友一晚上最少醒2次多的時候可以醒5、6次。白天黑夜早已沒有意義,他睡我睡,他醒我便醒。偶爾他睡著了我卻異常清醒的深夜,想想自己曾經也是這懷里的寶寶,母親也是這樣晝夜不分的陪伴,便覺得溫暖。

懷在肚子里時總擔心會不會多個手指頭,生出來了又擔心會不會少個手指頭,小朋友喝水都能嗆到吐奶,母親這個身份就是操不完的心。記得上大學時父親電話簡單干脆,只問我缺不缺錢。母親的電話里卻總是“雞毛蒜皮”,類似早上起床喝水沒,降溫了加衣服沒,吃飯要吃食堂不能點外賣,今天吃了幾個水果之類的。那時的我還非常不耐煩并一度標榜父親這樣的對話才是最實際,也是把我當大人看的表現?,F在才知道,那是因為從我一出生母親關心的就是這樣的“雞毛蒜皮”,正如我現在對兒子,下班回家都會問一嘴他今天吃的如何,睡了幾小時?!耙娒鎽z清瘦,呼兒問苦辛”這是天下母親的本能。

從前很苦惱,為什么鏡子里我的臉上總是長著斑,但如今每次照鏡子都會心頭一暖:“這讓我看起來很像媽媽,真好”。母親身上有塊胎記,我的左手上有塊胎記,兒子出生左臂上也有塊胎記,想起兒時父母對我說的“胎記長在手上,掉了好找”。我想等兒子長大了會明白,這不是塊普通的胎記,這是生命的給予,幸福的傳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