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3o0k'></ins>

      <acronym id='3o0k'><em id='3o0k'></em><td id='3o0k'><div id='3o0k'></div></td></acronym><address id='3o0k'><big id='3o0k'><big id='3o0k'></big><legend id='3o0k'></legend></big></address>
      <i id='3o0k'></i>
      <dl id='3o0k'></dl>
      <span id='3o0k'></span>

      <code id='3o0k'><strong id='3o0k'></strong></code>

        1. <fieldset id='3o0k'></fieldset>
        2. <i id='3o0k'><div id='3o0k'><ins id='3o0k'></ins></div></i>

        3. <tr id='3o0k'><strong id='3o0k'></strong><small id='3o0k'></small><button id='3o0k'></button><li id='3o0k'><noscript id='3o0k'><big id='3o0k'></big><dt id='3o0k'></dt></noscript></li></tr><ol id='3o0k'><table id='3o0k'><blockquote id='3o0k'><tbody id='3o0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o0k'></u><kbd id='3o0k'><kbd id='3o0k'></kbd></kbd>
        4. 兩會上的“天大聲音”:推進新工科建設,優化研究生招生結構……

          • 时间:
          • 浏览:5

            在備受矚目的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天津大學黨委書記李傢俊表示,新工科下一步發展,一定要抓住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這個核心點,註重多學科交叉和跨學科人才培養,關註學生創新創業能力養成,讓改革的實效真真正正體現在人才培養質量的提高上。全國政協委員、民盟天津市委員會委員、天津大學化工學院教授劉昌俊表示,目前我國研究生招生結構中博士生招生占比小、碩士生招生數過多,已很不適應當前國內經濟社會發展,也不能滿足學科建設、基礎研究的需求,尤其在一些亟需突破的關鍵學科領域。改變我國研究生招生結構、提高博士生占比刻不容緩。

            李傢俊代表:把新工科建設落實到人才培養能力的提升上

            “新工科建設是教育強國建設的引領力量,是培養面向未來的卓越工程創新人才,而其核心點就是提高人才培養能力。”全國人大代表、天津大學黨委書記李傢俊接受采訪時表示,天津大學目前正以梯度式、差異化的方式展開新工科天大方案的實施,逐步形成自上而下、自下而上雙向發力的格局。

            新工科是新時代回答好“培養什麼人,如何培養人,為誰培養人”這個根本問題的戰略抓手,也是高等教育立足當前的主動作為、面向未來的主動謀劃。我國正處於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決勝期,迫切需要工程創新人才支撐和引領新經濟的建設。2016年教育部推出“新工科”建設,2018年首批新工科研究與實踐項目發佈,評估出全國首批612個新工科研究與實踐項目。2019年4月份,教育部“六卓越一拔尖”2.0啟動大會在天津大學召開,打響瞭深化高等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高校人才培養質量的攻堅戰。目前,新工科建設正以第二批新工科項目為牽引,實現由1.0向2.0跨越。

            在李傢俊看來,新工科下一步發展,要從標準、結構、體系、方法、技術、課程、教材、評價等方方面面去突破,一定要抓住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這個核心點,註重多學科交叉和跨學科人才培養,關註學生創新創業能力養成,讓改革的實效真真正正體現在人才培養質量的提高上。不久前,教育部也發佈瞭《未來技術學院建設指南(試行)》,就是要突破常規、突破約束、突破壁壘,探索專業學科交叉合作規律,探索未來科技創新領軍人才培養新模式,探索工程人才培養的中國方案。

            在新工科建設中,天津大學做瞭非常多的改革探索。2019年4月,天津大學率先發佈瞭新工科建設“天大方案”,融合中國特色新文理教育、多學科交叉的工程教育與個性化的專業教育,構建瞭從工程科學發現到技術發明全鏈條的工程科技創新人才培養體系。這個體系高度關聯、貫通融合、持續創新,設計瞭多學科聯合、多方參與的開放式培養平臺,全面培養學生的品格、思維、能力和知識。目前,天津大學正按照全面推進、重點突破的原則,分別構建校級新工科人才培養平臺和院級新工科人才培養平臺。去年9月,首個校級引導性新工科人才培養平臺——未來智能機器與系統平臺已經啟動,目前正在設計“儲能科學與工程”和“智慧城市”兩個校級平臺。

            “新工科建設,正在形成‘層層遞進、環環相扣、迭代創新’的生動局面。天津大學也正以新工科建設為龍頭,系統推進‘三全育人’‘五育並舉’人才培養綜合改革。”李傢俊表示,當然這需要政府、高校、教師、學生、社會力量、產業界及若幹相關者一起構建新工科教育共同體,在良性互動中共同推進。

            劉昌俊委員:優化研究生招生結構,提高博士生占比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也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科技和人才是創新型國傢的主要標志,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是創新人才的搖籃和匯聚地,而博士研究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在科技創新中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5月21日,全國政協委員、民盟天津市委員會委員、天津大學化工學院教授劉昌俊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目前我國研究生招生結構中博士生招生占比小、碩士生招生數過多,已很不適應當前國內經濟社會發展,也不能滿足學科建設、基礎研究的需求,尤其在一些亟需突破的關鍵學科領域。改變我國研究生招生結構、提高博士生占比刻不容緩。

            劉昌俊指出,根據網絡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我國研究生招生規模約為58.4萬人,其中碩士生約51.7萬人,博士生約6.7萬人。2018年,全國研究生招生總規模達到88.4萬人,其中碩士生約79.0萬人、博士生約9.4萬人。除極個別高校外,我國一流高校均以碩士生為研究生培養的主要對象,大量科學研究、技術開發以碩士生為主,嚴重制約科技創新發展。而發達國傢的高水平院校主要以博士研究生為主。

            “碩士生培養年限短,加上各種制約因素,開展實質研究時間減少,因此深入融入科研不可能。”劉昌俊說,碩士生在我國一般培養年限為2.5年至3年,其中課程教育占一年,由於很多學生在進入研究生後才開始進行實驗技能培訓,培訓占用時間逐年增加,因此實際從事科研時間不足一年。特別是近些年,碩士生就業壓力增大,碩士生找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多。再加上很多培養單位對碩士生畢業有發表論文或者申請專利數量的要求,為達到畢業要求,一些碩士生隻能開展易於出成果的研究。最終導致浪費科研資源和指導教師時間,還有可能造成知識產權的流失。

            “目前,我國培養博士生的能力與水平已經大大提升,一些學科、方向的博士生培養已達到國際一流水平,為我國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培養瞭一大批拔尖創新人才,為實施國傢重大發展戰略提供瞭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撐。”劉昌俊建議,教育部、財政部等相關部門應盡快協商,重新定位研究生培養目標與方式,調整我國碩士生、博士生招生比例,盡快提高博士生占比,從根本上優化研究生招生結構。

            “現在極個別高校已經采用碩士生名額換博士生名額的方式多招博士生,保證瞭科研創新水平的快速提升。”劉昌俊建議,對雙一流建設高校的博士點,在研究生招生結構尚未改變情況下,實施類似的碩士生名額換博士生名額的方式,保證這些院校對博士生的需要。同時進一步加強對我國博士研究生培養質量的監管,保證培養質量。

            新聞來源:整理自天津大學、科技日報